龍應臺
不能只取雞蛋,
母雞也需要照顧
 
    在宏村和西遞,龍應臺驚嘆,沒想到大陸竟還有保存如此完整的古代村落。文化遺產在開發和保護之間的拿捏、在維護文化公共財產和尊重私有財產權之間的平衡、在“看得見的工程”和“看不見的工程”之間的輕重取舍,龍應臺做了深入的分析。
 
宏村著名的水系工程以一塘(月沼)一湖(南湖)為樞紐,發端于600年前修建的月沼
 
作者簡介:龍應臺,祖籍湖南衡山,1952年生于臺灣高雄,1974年畢業于成功大學外文系,后赴美深造,攻讀英美文學,1982年獲得堪薩斯州立大學英文系博士學位后,一度在紐約市立大學及梅西大學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回臺灣,先在中央大學外文系任副教授,后去淡江大學外國文學所任研究員。1984年出版《龍應臺評小說》一上市即告罄,多次再版,余光中稱之為“龍卷風”。1985年以來,她在臺灣《中國時報》等報刊發表大量雜文,小說評論,掀起軒然大波,成為知名度極高的報紙專欄作家,以專欄文章結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銷售20萬冊,風靡臺灣,是80年代對臺灣社會發生巨大影響的一本書。1986年至1988年龍應臺因家庭因素旅居瑞士,專心育兒。1988年遷居德國,開始在海德堡大學漢學系任教,開臺灣文學課程,并每年導演學生戲劇。1988 年底,作為第一個臺灣女記者,應蘇聯政府邀請,赴莫斯科訪問了十天。1996年以后龍應臺不斷在歐洲報刊上發表作品,對歐洲讀者呈現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的見解,頗受注目。自1995年起,龍應臺在上海《文匯報》“筆會”副刊寫“龍應臺專欄”。與大陸讀者及文化人的接觸,使她開始更認真地關心大陸的文化發展。在歐洲、大陸、臺灣三個文化圈中,龍應臺的文章成為一個罕見的檔案。現定居德國法蘭克福。
 

美完全可能體現在生活底層

 
    記者:作為中國保存最完整的皖南民居,宏村和西遞給您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龍應臺:對于政府能把整個付予這樣保留下來,不能不佩服。因為我處理過文化財產的問題,所以特別知道其中的困難。印象最深的是村鎮的完整與美麗。我們古老的先民建造自己生存之地時所體現出來的樸素、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創造力和智慧簡直令人嘆服。我也去過湘西鳳凰,但是宏村小而自成一個宇宙,它的美可以用“玲瓏剔透”來形容,特別令我震動。你能看得出它的美是有來源的,出自于對自然生態的尊敬,出自于生活所需,而在自然生態之美和生活所需的現實之間又是如此和諧,是自大的現代人往往不及的。
    很多人以為美是一種奢侈品,只有精英層的藝術家、文人才有,宏村的美告訴你,美完全可能體現在生活底層,滲透在自然而然的舉手投足之處。文化的厚度其實就在這種地方充分呈現。
    但是這些村子的管理方式可能值得檢討。譬如說,凡是列為文化景點的村鎮一進村就要收費,我也去過好些被列為聯合國文化遺產的歐洲城鎮,但一進鎮就要收費還沒見過。收費的理由,據說是要提高城鎮收入,但是旅游本來就提高了政府收入:文化帶動周邊經濟,旅館、餐飲、航空、保險、車輛租賃、購物、房地產等等,本來就為政府帶來了較高的歲收,為什么還要收“入村費”?
    城鎮和村落是人民自然的居住生活區,不是主題樂園或旅游公園,所以黃山收費是自然的事情,村鎮收費的合理性就值得商榷了。不是文化景點的城鎮,可不可以說我是“科技鎮”,或者我是“現代漁村”,也組織起來向過路者收費 ? 為什么其他國家的世界文化遺產沒有這種收費 ? 這些可能都值得深究。
    記者:通過對宏村和西遞的考察,特別是與原住民的交談,您有什么感想?
    龍應臺:我想重點談一下宏村,因為我實在對美麗的宏村情有獨鐘。
    第一個思慮就是,宏村的永續保存需要正確的基礎投資。歷史資料及村民調查顯示,宏村水的生態和居民的使用剛好平衡,但是大量游客的到來,使旅館、商店及居民家中用水量及排污量迅速增加,如果污染量沒有得到完整處理,持續下去必定會出現問題;另外,它本身還收到水患的威脅。我看了相關的記錄,水災對古民居具有強烈的腐蝕作用.尤其是木造結構,也就是說它的水利系統要重新處理。國家既然把它當作一個觀光區進行收費,相應的基礎設施——水利、電力、排污等就必須下功夫處理,這樣才能形成良性循環,文化城鎮的品質才能得到永續保證,也才可能維持政府想要的具備永久的觀光價值。我目前不了解這方面的政府投入有多少,但從考慮的情況來看,還是不夠的。
    如果你不在乎歷史城鎮的無形價值而只把她看作一只會下金蛋的母雞,也要想辦法照顧好這只母雞,讓她持續最好的狀態,不能只顧拿蛋。永續性的思維是必要的。
    另外還有一個社會公義的問題。在一般的農村里,農民娶了媳婦、生了孩子自然而然需要生活空間的擴展。加建房子當然也要批準,但程序與費用都還在可行的范圍內。宏村的新增人口如果在自己的民居內無法擴建,只能到新區去“優先”購買房子,沒有額外的優惠和補償措施。歷史建筑是文化公共財產,我們也要保護,但是前提是盡量減少對私有財產和個人權益的傷害。如果居民的私人權益為了公共利益而受到損失,政府應該給予補償,國外通行的做法是實行容積率的轉移補償,也就是說,用換地或者金錢來補償居民的損失。由此看來,宏村的做法值得商榷。

 
下一頁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