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年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1998年十大考古發現
(以時代為序)

1、河北泥河灣盆地陽原于家溝遺址

時代:舊石器時代
發掘地點:河北省陽原縣泥河灣盆地
發掘單位: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系

簡介:

  從于家溝遺址中找到了華北地區極為難得的更新世末至全新世中期的地層剖面和文化剖面,為這一地區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的考古學文化研究提供了科學可靠的地層證據和文化序列證據。剖面下部距今8000-14000年前的細石器文化層中,出土有細石器工藝制品、裝飾品和楔形石核、細石葉、端刮器、尖狀器、雕刻器、錛狀器等石器,以及年代超過萬年的夾砂黃褐陶片;剖面上部含有新石器文化遺物,年代約為距今5000-8000年前。這一發現,對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農業起源、制陶業起源等重大學術課題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2、安徽含山凌家灘新石器時代祭壇和墓地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地點:安徽省含山縣銅閘鎮凌家灘自然村
發掘單位: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簡介:

  探明了以凌家攤遺址為中心,半徑約2公里的范圍內分布著6處新石器時代遺址和1處大型墓地,系一處規模較大的新石器時代晚期的聚落群。在凌家灘墓地中心的最高處發現新石器時代祭壇一座,面積約600平方米,由大小不一的石塊和鵝卵石與粘土攪拌鋪設而成,中間高四周低,平面為不規則圓角長方形;祭壇可分三層,分兩次建成。44座墓葬中出土大量精美玉器,有玉人、玉龍、玉璜、璧、玉喇叭形飾、玉鷹、玉鏟等,其數量之多、種類之豐富、雕琢之精湛為安徽省新石器時代考古的重大收獲。其中玉人以淺浮雕技法制成,體態比例勻稱,是我國發現時代最早的新石器時代人體玉雕塑;玉鷹、玉龍等造型獨特,在制作思想、造型構思、工藝技術等方面都表現了嶄新的觀念,為長江中下游地區玉器的產生和發展提供了研究資料.石鉆和與之伴出的一件正面磨成凹形的褐紅色砂巖礪石,系石制加工工具,在我國新石器時代考古中屬首次發現,對研究新石器時代制玉工藝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凌家灘文化出土的玉器鉆孔技術尤為發達,是中國玉器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峰。祭壇和玉禮器的發現為探討中國文明的形成提供了重要信息。

   

3、江蘇金壇三星村新石器時代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地點:江蘇省金壇市西崗鎮三星村
發掘單位:南京博物院、金壇市文管會

簡介:

  三星村遺址是蘇南地區保存好、面積大的一處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現存面積10萬平方米在發掘的640平方米面積中,共清理不同時期的墓葬1001座,灰坑55個,房址4處。出土陶、石、玉、骨角牙蚌等各類文物達4000余件,數量之多,價值之大,器物之精在國內同時代原始文化中極為罕見。其中骨角牙蚌器數量眾多且制作精良,刻紋板狀器前所未見,可能與原始宗教、巫術等有關。石器中的七孔石刀是此類器分布的最東緣;石鉞無使用痕跡,為禮器,對全面認識鉞的產生和發展具有重要價值。刻印云雷紋的彩陶豆是目前所見云雷紋最早的實證。遺址墓葬分布十分密集,疊壓關系豐富,尤其難得的是墓中人骨標本骨質堅硬,頭顱骨大多完整,這在長江下游地區同時代遺址中為僅見。1000余具人骨標本填補了我國新石器時代體質人類學研究領域的空白。這一發現為研究長江中下游地區新石器時代文化類型和文明起源等重大學術課題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4、重慶忠縣中壩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地點:重慶市忠現縣城
發掘單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簡介:

  首次發現了有明確地層關系的三星堆文化(三星堆文化與老官廟下層文化晚期階段共存)-老官廟下層文化-哨棚嘴文化的地層疊壓關系,初步建立了從新石器時代晚期至夏商時期的年代序列,對建立峽江地區史前考古學文化序列具有重要意義;發掘首次在重慶峽江地區揭示出東周時期房屋居住遺址48座,其數量之多,上下疊壓延續分布的現象,在同時期遺址中尚屬罕見;房址均為地面建筑,平面多呈長方形,面闊3間,房址地面都經過加工處理。這批房址的發現對了解峽江地區東周時期的聚落形態、房址結構的發展和變化、生活方式等,都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發掘還揭示東周時期墓葬23座、漢代龍窯5座,是四川盆地目前發現的時代最早的龍窯,對了解漢代龍窯的結構、研究龍窯的起源、發展等問題,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

5、遼寧北票康家屯城址

時代:夏代至早商
發掘地點:遼寧省北票市大板鎮康家屯村小波臺溝
發掘單位: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簡介:

  共發掘面積4000多平方米,清理東、南兩面180多米的城墻,東城門址一處,東、南城壕二段;在城內西部清理出早、晚兩期石墻建筑14道,19座規模大小不同的房址臺基,5座石筑穴;城內東北部清理出3道石墻,一座石穴。發掘揭示出城址原呈方形或長方形,在長期延續使用中經歷了早、晚兩階段。城墻上窄下寬,分段而筑,內外墻面選用較大塊的青灰色厚石板抹泥口壘砌。東南城墻外側和城墻外角發現砌筑突出的"馬蹄形"石建筑,酷似后世城墻上的"馬面",尤為重要。這次發掘是我國首次對夏家店下層文化石城址的大規模發掘,對我國北方早期城址的形制、布局以及當時的城居生活與社會形態等多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新資料。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