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年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1999年十大考古發現
(以時代為序)

1、江蘇江陰高城墩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地點:江蘇省江陰市石莊鎮高城墩村自然村
發掘單位:南京博物院、無錫市博物館、江陰博物館

簡介:

  江陰高城墩遺址是良渚時期又一處規模大、有嚴謹的布局規劃和嚴格建筑方法的高臺墓地。已發掘面積1000平方米,1999年的發掘清理了13座大、中型良渚文化早中期墓葬,出土琮、璧、鉞、錐形器、珠、管等玉器155件(組)以及石器、陶器等。在目前已清理的400平方米墓地范圍內,墓葬呈人字形向西北、東北方向排列。墓葬大都有棺槨類葬具,發掘時找到了清晰的棺、槨板灰及木紋的痕跡,搞清了棺槨的結構以及槨與墓坑的關系。該遺址的特點是內涵新,墓葬規模大,13號墓是迄今為止良渚文化發現的墓坑最大且葬具結構保存較好的一座大墓。其規模和隨葬品表明墓主的地位可能較高,這種隨葬玉器等級較高而數量不多的墓葬,可能代表著良渚文化的另一類型。高城墩遺址所在的蘇南地區是環太湖文化圈中十分重要的地區,該遺址的發現表明蘇南地區在良渚文化中的地位不容忽視,可能代表著與寧鎮地區、上海福泉山一帶地位相若的另一個中心。


2、河南焦作府城商代早期遺址

時代:商代早期
發掘地點:河南省焦作市西南府城村
發掘單位: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焦作市文物工作隊

簡介:

  發掘面積約1700平方米,在府城遺址中部發現商代早期城址、夯土基址、房基等文化遺存。城址平面為方形,西城墻現存高度約2米、長300米,寬4-8米,北墻保存長度約300米,高度約2-3米。東墻復原長度約300米。南墻僅有地下部分的基槽。城墻的建筑方法是先挖基槽。基槽寬約15米、深0.9米,然后加板夯筑而成。城址內共發現四處夯土基址,且互有疊壓打破關系。一號夯土基址位于整個城北的東北部,平面為長方形,南北長70米,東西寬40米,分南北兩個院落,中間有正殿。二號基址為長方形,地面式建筑,基槽內的夯土是用十分純凈的淺黃色生土夯砸而成,居住面面上鋪有一層黃色含有料礓石粒的土層。三號基址平面為長方形,用黃紅色土夯砸而成。一、二、三號基址下疊壓二里頭時期的文化層,出土陶器以泥質灰陶和夾砂灰陶為主,圜底深腹罐、圓腹罐、深腹罐、捏口罐、大口尊等器物與二里頭文化同類器形體特征接近。府城商代早期城址是河南繼鄭州商城和偃師商城之后又一重要發現,對于研究河南商代早期文化,探討當時的物質文化和社會生活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3、湖南虎溪一號漢墓

時代:西漢
發掘地點:湖南省沅陵縣城關鎮
發掘單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簡介:

  該墓是繼長沙馬王堆漢墓后,湖南地區第二座未被盜掘的王侯墓,是湖南西漢考古的又一重要發現。該墓為長方形豎穴土坑墓,帶斜坡墓道,有南北兩耳室,棺槨結構基本完好。墓室由主墓室和外藏棺槨組成。隨葬品主要放置在四廂及內棺、外藏棺,共出土漆木器、陶器、銅鏡、玉印章、玉璧等近500余件,竹簡近千支。器物制作較為精致,有大量針刻花紋圖案。竹簡文字清晰可辨,字體秀美,保存完好。內容有圖書、刑德、黃籍、"美食方"四大類。以黃籍和"美食方"最為重要。黃籍記載了沅陵侯國所屬各鄉的戶口人數和分次調查統計的變化及變化原因,為研究西漢前期侯國的戶籍檔案制度提供了重要材料;"美食方"記載了加工各種食物的選料和加工方法,填補了古籍中有關古代食物制作流程記載的空白。墓主人吳陽,系長沙王吳臣之子,為第一代沅陵侯,高后元年(公元前187年)受封,死于文帝后元二年(公元前162年),在位25年,該墓的發掘為研究當時的歷史提供了極為珍貴的材料。

   

4、云南昆明羊甫頭墓地

時代:東漢
發掘地點:云南昆明官渡區小板橋鎮羊甫頭村
發掘單位: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昆明市博物館、官渡區博物館

簡介:

  墓地規模宏大,總面積4萬余平方米,發掘面積10700平方米,清理滇文化墓葬488座,東漢時期墓葬36座。滇文化墓葬分大、中、小三種,均為豎穴土坑墓,多數有腰坑,部分有腳窩,生、熟土二層臺。大、中型墓均有棺槨。葬俗多而奇特,疊葬最多達五層,另有合葬、叢葬及殉葬。隨葬品有青銅工具、兵器、農具和大量漆木器、玉石器、金銀器等4000余件,特別是M113出土的大量完整的漆木柄兵器、工具、農具和一組造型各異的漆木雕,色彩鮮艷、保存完好,為云南地區首次出土,填補了云南出土文物中漆木器的空白,極大地豐富了滇文化的內涵,也為研究農具和兵器的木柄如何與金屬頭安裝成一體增加了實物依據。該墓地時代跨度較大,清楚地顯示了滇文化逐漸被漢文化融合的過程,為研究滇池區域民族文化及中原文化對邊疆地區的影響提供了重要依據。

   

5、吉林通化萬發撥子遺址

時代:秦漢
發掘地點:吉林省通化市
發掘單位: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簡介:

  遺址發掘面積6000余平方米,文化堆積厚,分別相當于新石器、商周、春秋戰國、西漢、魏晉及明代。其墓葬非常有特色,分為土坑墓、土坑石槨墓、土坑石槨石棺墓、大蓋石墓、大蓋石積石墓、積石墓、階壇積石墓等7種,還發現了以女性為主體的40余人的合葬墓。雖然分期上仍有缺環,但基本建立了從石板墓到積石墓比較清楚的序列,能看出前后傳承。其中積石墓、階壇積石墓反映出高句麗時期的一種特殊葬俗,此次發掘區分出的6種考古學文化遺存,分別代表了6種新的文化類型:具有明確層位關系的新石器時代遺存在吉林南部系首次發現:二期青銅時代陶鬲的發現,糾正了鴨綠江中上游地區不使用陶鬲的這一傳統看法:三期銅短劍和鑄范的出土,表明春秋戰國時期這一區域已存在自己的鑄造業;四期環山圍溝表明西漢時期該遺址是一個大型村落,推測應為高句麗早期的土著遺存;五期高句麗中晚期土著遺存,其陶器融合了中原與土著文化的特征,該遺址的分期工作把高句麗文化與本地區的青銅時代文化聯系起來,將為東北亞青銅時代及高句麗遺存的研究產生重要影響。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