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年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2003年十大考古發現
(以時代為序)

1. 遼寧凌源牛河梁新石器時代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單位: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發掘領隊:朱達

簡介:

  牛河梁第十六地點位居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群的西南隅,東北距遺址群中心祭祀址第一地點“女神廟”約4500米,東向分別與第十三地點大型土石建筑址和第十四地點積石冢相呼應,且呈一直線等距分布。發掘在遺址發現新石器時代晚期的紅山文化積石墓地、生活遺跡和早期青銅時代夏家店下層文化居住址。

  積石冢墓地是紅山文化堆積的主要遺存,已清理的12座墓葬可分為4組并在埋葬時間上有早晚之分。其中,位于遺址中心的晚期積石冢大墓M4,是本次發掘的重大收獲。它的營造不同于以往發現的土坑墓,也不同于開鑿于風化基巖上的土壙墓,而是直接將墓穴辟鑿于山體最堅硬的花崗巖的巖脈上。石穴壙南北長390,東西310,深468厘米。石穴南壁陡直下深,北部呈坡狀并起有臺階。墓葬以鑿出的巖塊回填,在接近墓口處用石板砌筑一多角形小石“井”,石板封蓋,底平鋪石板。穴底置長方形石棺,壁用17層石板平鋪疊砌,內壁整齊劃一,底鋪石板,頂用條狀石板封蓋。墓中隨葬6件玉器,其中玉人、玉鳳為紅山文化玉器中新發現的器類,玉人高度寫實,對研究宗教祭祀活動、人的體態、形體特征等十分重要。玉鳳造型簡潔生動,線條優美,其枕于頭下的出土位置也引人深思。M4是牛河梁遺址群已發現規模最大、營造最費工時的一座墓葬,其規模與圍繞四周的墓葬對比懸殊,僅巖石開鑿量就多達30立方米。發掘為綜合研究紅山文化積石冢群的布局、各冢及冢內墓葬結構、葬俗、玉器組合以至分期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新資料。

 


2. 河南鄭州大師姑夏代城址

時代:夏代
發掘單位: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發掘領隊:王文華

簡介:

  2002年3月—去年12月,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為配合農村生產基本建設,對鄭州西北郊的大師姑遺址進行了連續鉆探和搶救性發掘,發掘面積540平方米。通過發掘和鉆探,確認是一處二里頭文化中晚期大型城址。城址由城垣和城壕兩部分組成。城垣距現地表深度不一,一般在1米左右。已發現的部分為南墻西段、南墻東段的部分地段、東墻部分地段、西墻北段和北墻西段,所發現的二里頭文化遺存全部集中在城垣和城壕以內,總面積約51萬平方米。

  早商時期大型環壕也是這次發掘的重要收獲。早商環壕位于夯土城垣和護城壕溝之間,和護城壕溝平行分布。其內側打破疊壓城垣外側的二里頭文化層,外側打破護城壕溝。環壕的形制和二里頭文化護城溝不同,斷面呈倒喇叭狀,溝口寬度在13—15米之間,溝底寬度約1.5米左右,溝深4—6.8米之間。環壕下層出土標本破碎,初步判斷其時代應在二里崗下層一、二期之間,環壕上層出土遺物時代為二里崗上層時期。環壕內二里崗期早商文化遺存豐富,說明早商時期這里仍是一處重要的聚落。

  大師姑夏代城址是我國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一座二里頭文化城址,它的發現填補了我國夏代城址考古的空白,為進一步研究我國古代的城市發展、夏代與國與社會結構乃至中國古代文明起源提供了珍貴的資料。城址內部夏、商遺存都十分豐富,對于探討夏代晚期夏商文化關系、夏商交替年代等一系列我國夏商考古研究中的重大學術問題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價值。

3、陜西眉縣西周青銅器窖藏

時代:西周
發掘單位:陜西省考古研究所、寶雞市考古隊、眉縣文化館
發掘領隊:王占奎

簡介:

  2003年1月9日,眉縣馬家鎮楊家村五位農民在取土時發現了一個青銅器窖藏,隨后,省考古部門對該窖藏進行發掘,并對窖藏周圍進行了調查、鉆探和發掘。發掘面積300平方米,除銅器窖藏外,共發掘墓葬16座(其中西周墓葬5座,先周墓葬11座),車馬坑1座,馬坑1座。青銅器窖藏為一長方形豎穴連接一個大致呈圓形的龕。豎穴為南北向,長4.7,東西寬2.5,穴底距地表7米。豎穴自深2.5米。其南部的龕底徑為1.6 X1.8米,高1.1米。豎穴與龕的連接處,用夯土密封,27件青銅器放置于龕內,保存狀況良好。

  這批窖藏青銅器是西周最為著名的單氏家族所有,。一個家族27件青銅器出土于一個窖藏,件件都有銘文,是第一次;其中盤銘文多達350多字,字數超過著名的墻盤,是盤銘中最長的一件,也是建國以來出土最長的意見;一個家族史擁有總數4048字的文字記載,是第一家;標準器多,氣勢宏偉,紋飾好且有底紋,觀賞價值很高。最為重要的是銅器銘文提供的材料,盤銘文一一記載的周王十一代十二位王,在以往的青銅器中是絕無僅有的;單氏家族8代與周王十一代十二位王的對應關系,對估定西周積年總數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對西周青銅器斷代研究和夏商周斷代工程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同時,銘文對于認識單氏家族史以及研究周王朝與西北少數民族的關系等提供了重要材料。窖藏外的發掘,為這批銅器提供了背景資料。

 

4、陜西扶風周原李家西周鑄銅作坊遺址

時代:西周
發掘單位: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陜西省考古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發掘領隊:徐天進

簡介:

  發掘區位于陜西省扶風縣法門鎮莊白村李家村西,東距任家銅器窖藏(以梁其器為代表)、西南距離莊白一號銅器窖藏(以微氏家族銅器為代表)均各數百米,實際發掘面積875平方米,共清理西周時期灰坑120座、房址8座、水井2眼、灰溝3條、墓葬35座以及車馬坑1座。李家鑄銅遺址最重要的發現是,出土了數以千計的西周陶范,目前已經辨認出的器類包括鼎、簋、鬲、斝、壺、器蓋、鑾鈴、馬鑣、馬銜、車鍵、車轄、銅泡、銅扣、鐘和工具等,另有部分不見于已知銅器中的器物范。其中部分陶范上有精美的紋飾。

  長期以來,僅在洛陽地區出土過少量西周早期的陶范,資料較為零碎,周原李家鑄銅遺址出土陶范不僅數量大、器類多,而且在年代上跨越了整個西周時期,填補了這一研究領域的空白;周原是出土西周青銅器最多的地區,但以前在這里沒有發掘過西周時期的鑄銅作坊,遺址的發掘,既有助于研究周原遺址的聚落形態,也有益于對西周鑄銅工藝的認識。根據對出土陶范的初步整理,已經大致了解了當時的一些鑄造工藝。

   

5、 山東章丘危山漢代墓葬與陪葬坑及陶窯

時代:漢代
發掘單位: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濟南市考古研究所、章丘市博物館
發掘領隊:王守功

簡介:

  危山位于章丘市西部,四周是山前平原,孤山獨立,發掘共發現漢代陪葬坑三座(其中4號坑遭破壞),墓葬30余座,陶窯3座,出土了大批彩繪陶車、馬、儀仗俑群等文物。陪葬坑均南北向。其中一號陪葬坑長9.7米,寬1.9米,坑內車馬俑擺放反映了王侯貴族出行的場面。共出土陶俑173個,馬56匹,4輛陶馬車,90余面盾牌。二號坑規模較小,內擺放了11個木質器物箱,箱內遺物大多腐朽,有 4個箱內分別擺放了陶車、馬、俑等。二號坑內出土的陶俑多為女俑。從擺放的器物看,二號坑與一號坑所反映的內容不同。陪葬坑內出土的車、馬、俑均有彩繪,陶俑的彩繪主要表現了衣冠服飾;車馬的彩繪主要表現車馬的配飾。對彩繪的保護和研究,為漢代服飾及車馬的組裝及系駕法研究提供了實物依據。危山車馬俑坑中,出土陶車5輛,有雙轅車和單轅車兩類,車的構件除車軸及傘蓋的杠外,均為陶土燒制而成的,一輛車的構件,多的達100余個,為漢代車的研究提供了完好的實物資料。

  發現的三座陶窯,從其填土及周圍堆積情況看,應為主要燒制車、馬、俑的陶窯。陶窯出土的車、馬、俑的殘片與一號陪葬坑內出土的基本一致,說明一號陪葬坑出土的車馬俑應該是在當地燒制的。此外在陶窯及其周圍發現的大量殘破車馬俑,以及采集到大量的殘破的陶俑和少量馬、車的模具,為車、馬、俑的制作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標本。對危山頂部的大型墓葬的勘探,基本了解了該墓葬的形狀、形制和規模。對危山北坡發現的部分墓葬進行了清理。發現的墓葬多集中在陪葬坑周圍。墓葬中除隨葬生活用品外,在東器物箱內隨葬了大量的兵器,其中一件銅弩機上有錯金銀花紋,制作考究。從危山陶窯周圍出土的陶器及墓葬出土隨葬品分析,危山發現的墓葬、陪葬坑及陶窯等大致屬西漢早期或中期早段。危山漢代陪葬坑及墓葬的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所取得的資料,為漢代濟南國歷史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資料。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