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2008年十大考古發現
(以時代為序)
  2008年十大考古新發現于2009年3月31日在北京評出。本次十大考古新發現由20位評委從初評入圍的25項發掘中,通過無記名投票方式產生,依次為:

1、陜西高陵楊官寨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
發掘單位:陜西省考古研究院
發掘領隊:王煒林

簡介:

  楊官寨遺址位于高陵縣姬家鄉楊官寨村四組東側涇河左岸的一級階地上,面積約80余萬平方米。2004年以來,陜西省考古研 究院對其進行了長達4年多的考古發掘,發掘面積逾17278平方米,發現各類房址49座、灰坑896個、壕溝9條、陶窯26個、甕棺葬32個、墓葬45座、水井5口,出土各類可復原的器物7000余件。

  在南發掘區發現了成排分布的半坡四期文化的14座房址和陶窯。房址基本是平面呈“呂”字形的前后室結構,前室一般是地面式,后室則為窯洞式,是目前所知關中地區最早的窯洞式建筑群。在房址和陶窯附近的灰坑中出土了大量的陶器、陶坯殘片和疑似制陶用的輪盤等。在北發掘區發現了仰韶文化廟底溝文化時期的聚落環壕。經初步鉆探,環壕內面積24.5萬平方米。在環壕西部發現門址一處。在其兩側的壕溝堆積中出土了大量陶、骨及石質器物,大多成層分布,保存基本完好。眾多的出土器物中,鏤空人面覆盆形器、動物紋彩陶盆、涂朱砂的人面塑殘陶器等均為國內同時期遺址中所罕見。

  從目前的發掘資料看,遺址南部為仰韶文化半坡四期文化居民聚居區,而北部則是廟底溝文化的聚居區。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東北段環壕內側接近溝邊的位置還發現有疑似墻基的遺存,由此考慮,該聚落很有可能是一座廟底溝文化的城址。

專家點評:

  仰韶文化時期的環壕,目前發現比較完整的是在陜西臨潼姜寨遺址。姜寨的環壕屬半坡期,比廟底溝期早一個時期,但規模小得多,只有1萬多平方米。廟底溝期過去沒有發現過較完整的環壕,河南靈寶西坡遺址是在東西兩條大沖溝之間,人工的壕溝只有南北兩條,構不成完全意義上的環壕。而楊官寨遺址環壕內聚落的面積就有24萬多平方米,明顯是一個中心聚落,下一步就該出現城址了。所以它在聚落演變的過程中是一個重要的環節,在文明起源問題的研究上也具有重要的意義。此外楊官寨遺址的西南部還發現有重要的仰韶晚期遺存,那里緊靠斷崖有一排共14座房址,差不多每座房址旁邊都有一座陶窯。顯然這是一個制作陶器的作坊,這樣大規模的陶器作坊在仰韶文化時期是十分少見的。陶窯旁邊的一個窖穴內存放有兩套共十幾個完整的小口尖底瓶,應是放置陶器的庫房所在,亦是仰韶文化中首次發現。所以,楊官寨遺址對于研究仰韶文化的發展和仰韶文化的社會發展階段,乃至文明起源的研究都非常重要。

 

 

2、甘肅臨潭磨溝齊家文化墓地

時代:新石器時代向青銅時代過渡時期
發掘單位:甘肅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學文化遺產與考古學研究中心
發掘領隊:毛瑞林

簡介:

  陳旗磨溝遺址面積約40萬平方米,遺址范圍內發現有仰韶中晚期、馬家窯、齊家和寺洼文化遺存。其中齊家文化墓葬區約8000平方米,2008年發掘面積約1700平方米,共清理齊家文化墓葬346座。以土葬為主,也有少數火葬墓。已發掘清理的墓葬共計16排,排列整齊,東西成列,但也存在略呈弧形排列或錯位現象。墓葬方向基本為西北方向。墓葬結構可分豎穴土坑和豎穴偏洞室兩大類,其中以豎穴偏洞室墓數量居多,約占70%左右,豎穴偏洞墓又以單偏室居多,也有部分雙偏室或多偏室墓。單偏室以左偏室居多,有少數為右偏室。雙偏室墓數量相對較少,還有少量上下偏室、內外偏室者,個別偏室口發現有木板封門痕跡;埋葬方式以多人合葬為主,單人葬較少。合葬墓少則2-3人,多則10余人,成人、兒童皆有。根據入骨出土狀況來看,合葬墓中合葬有一次葬和多人多次葬,有些墓葬發現人骨被擾動現象,系在多人多次埋葬時人骨被隨意聚攏成堆或部分移位。原因是繼續埋入死者時偏室空間不足,便將先期埋入的人骨聚攏或向內推擠以騰出足夠的空間。多數豎穴墓道設有頭龕或腳龕、側龕,多為一龕,極少同時擁有頭龕和腳龕、或擁有上下兩個頭龕者,龕內放置隨葬陶器,有些墓葬還有以側龕埋葬死者的現象。少數墓葬還存在殉人、殉牲現象。殉人1-4人不等,一般置于墓道之中,或在墓道底部再挖一淺坑埋人,然后填平踩實;或直接置于墓道底部。多人者或直接相互疊壓,或分數層埋葬。墓道人骨的頭向或與墓葬方向一致,或者相反,且多俯身或屈肢葬,其中側身屈肢有雙手掩面者,似為活埋所致。也有少數人骨放置較為規整。殉牲僅個別墓葬發現,有完整的狗、羊等動物。有些墓葬的墓道填土中發現有牛角或羊下頷骨等,以及一些完整或被打碎的陶器,可能與埋葬過程中的祭奠活動有關。墓地共出土陶器、石器、骨器、銅器等隨葬品2600余件(組)。

專家點評:

  陳旗磨溝墓地共發現300多座齊家文化的墓葬,分成兩區,排列非常整齊。這么大規模的齊家文化墓地,是第一次發 現。最重要的是,該墓地內發現有多種埋葬方式。其中比例最高的是豎穴偏洞室墓,葬俗奇特。偏洞內有單人葬,也有合葬和疊壓埋葬,一座墓內往往多次埋葬,墓道里還有殉人。這種埋葬方式是第一次發現。除此之外,還第一次在齊家文化的墓葬中發現了火葬。這些多樣的葬俗,為研究齊家文化的埋葬習俗和社會性質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嶄新資料。磨溝墓地還是齊家文化中出土青銅器最多的基地,并首次發現了工藝先進的金器。此外,屬于齊家文化晚期的墓葬中,有的陶罐與寺洼文化同類器物十分接近,明顯有向寺洼文化轉變的跡象。這就把齊家文化和寺洼文化的關系,第一次明確地聯系起來,并肯定地表明寺洼文化是齊家文化的去向之一。一次發掘能有這么多重要的發現,十分難得。

 

 

3、云南劍川海門口遺址

時代:新石器時代晚期直至青銅時代
發掘單位: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理州文物管理所、劍川縣文物管理所
發掘領隊:閔銳

簡介:

  海門口遺址位于云南省劍川縣甸南鎮海門口村北的劍湖出水口南部,曾于1957年和1978年進行過兩次發掘。2008年進行了第 三次發掘,揭露面積1395平方米。在遺址的層位序列、遺存內涵、聚落形態等方面均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

  發掘區域內的文化堆積可初步劃分為三期。第一期屬云南新石器時代晚期,年代大致介于距今5300-3900年間。第二期屬云南銅器時代的早期,年代大致介于距今3800-3200年間。第三期屬云南銅器時代的中晚期,年代大致介于距今3100~2500年間。在已探明的50000多平方米遺址范圍內,木樁柱分布密集區面積約20000平方米。本次發掘共清理木樁柱約4000根及少量橫木,其中可明確編號的房址兩座,同時發現的遺跡還有火堆、成組灰白色石塊、人骨坑、柱洞等。出土的遺物極為豐富,其中包括各時期的農作物標本,如一期發現有稻、粟,二期發現有稻、粟、麥等,三期發現有稻、粟、麥、稗等。

專家點評:

  海門口遺址過去做過兩次發掘。2008年的發掘,面積大,出土遺跡、遺物豐富,地層疊壓關系豐富,是一處從新石器時代晚期直至青銅時代的大型水濱木構干欄式建筑聚落遺址。出土的銅器和鑄銅石范,以確切的地層關系證明該遺址為云貴高原最早的青銅時代遺址,滇西地區是云貴高原青銅文化和青銅冶鑄技術的重要起源地之一。遺址中稻、粟、麥等多種谷物遺存共出的現象為研究粟作農業向南傳播和稻、麥輪作技術起源的時間和地點提供了重要的物證。而根據地層關系和出土陶器的類型學研究結果而建立的該地區由新石器時代到青銅時代的分期、年代標尺,對于我國西南地區尤其是云貴高原考古的深入開展更具有深遠意義。

 

4、陜西岐山周公廟遺址

時代:商周時期
發掘單位: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陜西省考古研究院
發掘領隊:徐天進

簡介:

  自2003年以來,周公廟考古隊對該遺址進行了全覆蓋式的地面調查、重點區域的詳細鉆探和有針對性的發掘,發現了商周時期7處千余座墓葬、40多座大型夯土建筑基址、1700余米長的夯土墻,以及鑄銅和制陶作坊遺存各一處,出土商周時期周人甲骨文近500字。基本建立了該遺址自新石器時代至商周時期的考古學文化編年與文化譜系,大致探明了該遺址商周時期的布局結構。2008年,周公廟考古隊在在廟王村(ⅢA1區)發掘地點,共清理商周時期灰坑等遺跡近百座,以及龍山時代房址、陶窯和灰坑等各類遺跡近60座,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是一處客省莊二期文化晚期的窯洞式院落遺跡;在折樹棱(ⅣA2區)發掘地點共清理墓葬73座、殉馬坑2座、房址2座、灰坑9座,墓葬均為中、小型墓葬,年代從西周早期延至西周晚期;最重要的發現來自祝家巷(ⅢA2區)地點的發掘,在一條東南-西北走向的大溝(ⅢA2G2)中出土了7651片西周卜甲,其中有刻辭者685片,可辨識刻辭字數約1600字。根據卜甲刻辭的內容及字體特征則可以初步確定這些卜甲的年代為西周早期。卜辭內容比較豐 富,大體可以歸納為人物、地名、祭祀、戰爭、紀年歷法、占夢、數字、卜辭格式等八類。

專家點評:

  周公廟遺址是一處先周至西周時期的重要聚落遺址。從2004年開始發掘以來,先后發現了大中小型墓葬區、居住區、 鑄銅作坊等遺跡和零星刻字甲骨及大量遺物。2008年的重要發現,是在大型宮殿基址前面傾倒垃圾的灰坑中發現了7651塊卜甲,且多有刻字,字數達到了以往發現的先周西周時期有字甲骨的兩倍,經初步辨識,有人名、地名、方國名、祭祀、戰爭、占夢、記時、月相等內容,其中亶王、王季、叔鄭等周人先王和西周初年重要人物的名字為首次出現,對研究周族歷史和先周至西周早期周人的社會結構是不可多得的珍貴資料。

 

5、山東壽光雙王城鹽業遺址群

時代:商周時期、金元時期
發掘單位: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北京大學中國考古學研究中心
發掘領隊:王守功

簡介:

  從2003年開始,發掘單位在壽光市羊口鎮雙王城水庫周圍30平方公里范圍內進行了七次大規模的田野調查、鉆探和試掘工作,發 現古遺址83處。其中,龍山文化時期遺址3處,商代至西周初期76處,東周時期4處,宋元時期6處(宋元遺址多與商周遺址重合)。從出土遺物分析,這些遺址大多與古代制鹽有關,是目前在渤海南岸發現的規模最大的鹽業遺址群。2008年發掘的014A地點主要為商代晚期的制鹽作坊遺址,面積約4000平方米,發現了鹵水井,鹽灶、儲鹵坑等重要遺跡,基本上可以弄清制鹽作坊的基本布局;014B地點主要為西周早期的制鹽作坊遺址,面積近6000平方米,本年度發掘主要對作坊中部的鹽灶、儲鹵坑及相關遺跡進行了清理,其布局與014A基本相同。發現的遺物主要為盔形器,多集中分布在鹽灶及儲鹵坑內。

  在發掘過程中,考古隊還邀請有關單位就遺址的年代、環境、動植物種類及分析、測試;對各種遺跡、遺物的化學成分進行了對比分析,相關研究工作正在進行中。

專家點評:

  壽光雙王城水庫鹽業遺址群是近年來圍繞南水北調工程考古調查發現的80余處古代制鹽遺址之一。2008年對編號07、014的兩處遺址的發掘,發現了商周時期(有的晚至宋金)與制鹽有關的鹵水井、鹵水溝、儲鹵坑、鹽灶、灰坑等遺跡和大量煮鹽用的陶盔形器,規模大,年代早,內涵豐富,如此完整地揭露整個古代制鹽作等遺址在全國乃至世界都是首次。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