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年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2011年十大考古發現
  經過一天半的演示匯報和評委的認真評議投票,公眾關注持續月余的201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于4月13日揭曉。河南鄭州老奶奶廟舊石器時代遺址等十個項目被評為2011年度最為重要的十項考古發現。

1、河南鄭州老奶奶廟舊石器時代遺址

發掘單位: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鄭州市二七區文化旅游局
發掘領隊:張松林

簡介:

  老奶奶廟遺址位于鄭州市西南郊、二七區侯寨鄉的櫻桃溝景區內。在50平方米發掘范圍內,發現3000多件石制品、12000多件動物骨骼及碎片、20余處用火遺跡,以及多層迭壓、連續分布的古人類居住面。這處新發現非常清楚地展示了當時人類在中心營地連續居住的活動細節,同時也發掘出土一系列與現代人行為密切相關的文化遺存。老奶奶廟遺址的發現進一步將近年來在嵩山東南麓調查及發掘的數量眾多的舊石器地點完整地連接起來。這些地點既有臨時活動場所,也有長期居住的中心營地,還有專門的石器加工場所,以及擺放石堆與大象頭骨的特殊活動遺跡。其分布明顯成群組聚集,構成多個以基本營地為中心,各類臨時活動地點成放射狀分布的遺址群。遺址群沿古代河流兩側分布,有各自相對獨立的活動領域。新發現確切證明,早在距今3~5萬年前中原地區已有繁榮的舊石器文化與復雜的棲居形態。

專家點評:

  李伯謙:出土的石器、用火(塘)痕跡、動物骨骼和骨器證明,在距今4萬年前人類已有了早期的聚落萌芽,且已有了中心營地和附屬棲居地點,甚至還可能已有早期的信仰崇拜。
    
王新金:灰燼堆積遺跡的活動面的研究對探討當時人類行為學提供了又一實物依據。
    嚴文明:這批發現證明中國核心地區有十分豐富的舊石器遺存并與中國更早的舊石器傳統一脈相承。也證明東亞現代人非洲起源說不可靠,而早先吳新智等提出的“以本土起源為主、同時有少量基因交流(和文化交流)”的觀點是有道理的。
    趙輝:自距今十多萬年的滎陽織機洞遺址和舊、新石器之交的新密李家溝遺址發現以來,老奶奶廟遺址填補了聯系二者之間的環節,建立起當地舊石器中晚期直至全新世文化的完整系列,這個系列及其所見石器技術,文化行為的演進發展過程,關系到東亞地區現代人及其文化起源的重大前沿性國際課題。


2、福建漳平奇和洞遺址

發掘單位:福建博物院、龍巖市文化出版局、漳平市博物館
發掘領隊:范雪春

簡介:

    奇和洞遺址位于福建省漳平市象湖鎮灶頭村東北,發現于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中。為一處舊石器時代晚期向新石器時代早期過渡的洞穴遺址。2009~2011年先后進行了3次考古發掘,發掘面積共120平方米。
    目前已發現3處舊石器時代晚期人工石鋪活動面遺跡,并出土打制的石制品200余件,少量打制骨器及哺乳動物化石等。石制品屬典型南方礫石石器傳統。
    新石器時代遺存可分為兩期,第一期重要遺跡有火塘、紅燒土堆等;遺物以打制石器為主,少量簡單磨制石器及陶片、骨制品、動物骨骼、人牙、煤矸石等。
    新石器時代第二期的遺跡有火塘、灰坑、房址、灶、溝等。居住面主要是由砂質土及燒土平整填墊而成,上面發現木骨泥墻的殘塊;磨制石器顯示其磨制技術也較成熟;陶器紋飾有斜向交錯繩紋、刻劃紋、鋸齒紋、戳點紋、壓印紋、指甲紋等豐富內容;出土了兩具較完整的成年人顱骨及部分肢骨;動物骨骼有犬、豬及其它哺乳動物骨骼與鳥類、龜鱉甲、魚骨等;還出土了兩件精美的藝術品:由砂巖磨制的魚形雕刻鉆孔飾件與通體磨制的骨管。
    奇和洞遺址是福建地區最早的新石器時代土著文化,它的發現填補了福建乃至中國東南區域史前文化新、舊石器過渡階段的空白。

專家點評:

    張學海:舊新石器時代的轉換和兩者的時間界標,是備受關注的國際性考古學核心課題。課題的解決,有賴于找到具備連續性文化堆積、包含了具有明確地層疊壓關系的必要遺存證據的遺址。這種遺址極罕見,奇和洞則是這樣的理想遺址。
    高星:奇和洞遺址具有多個石化層位,對研究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打制技術向磨制技術的發展,早期陶器的發明,海峽兩岸的遠古人群遷徙和文化交流,建立中國東南的史前考古學體系,具有重大價值。
    傅憲國:奇和洞遺址包含了古代人類生存演化、行為方式、技術發展等重要信息;其中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存是目前福建境內新石器時代最早的代表之一。此外大量水、陸生動物遺骸的發現,對了解和復原當時的生態環境及人類生存方式以及當地生態環境的變遷等具有重要意義。
    吳春明:奇和洞遺址為研究華南地區萬年前后的文化傳承、變遷提供了重要資料。距今8000多年的人類骨骼為華南同類遺址中所罕見,是研究早期現代人的分布、空間類型及探索華南新石器時代與青銅時代土著人產生的重要材料;塊根類植物與禾本科植物的淀粉粒遺存,是研究華南新石器時代早期植物利用與農業起源的重要證據。

 

3、浙江余杭玉架山史前聚落遺址

發掘單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江南水鄉博物館
發掘領隊:劉斌

簡介:

    玉架山遺址共發現了由六個相鄰的環壕圍溝組成的良渚文化完整的聚落遺址,總面積約15萬平方米。目前已發掘面積近19000平方米,共清理良渚文化墓葬397座、灰坑21座,建筑遺跡10處,出土陶器、石器、玉器等各類文物4000多件。
    從目前已經發掘的5個環壕的情況看,玉架山遺址各環壕內的墓葬均有高低不同的等級,年代上大致貫穿了良渚文化的始終。該遺址是迄今為止清理良渚文化墓葬數量最多的遺址。在遺址周邊約20平方公里范圍內,經調查和發掘的良渚文化遺址已經有20多處。表明該區域存在著一個較大規模、較高等級的僅次于良渚古城地區的——良渚文化的中心聚落。
    玉架山遺址首次發現的由六個環壕組成的完整的聚落,第一次為我們揭示出了良渚文化社會的一個基本單元,六個環壕應該代表了六個相關的氏族,而這6個氏族共同組成一個完整聚落。而且從6個環壕的面積大小、分布位置和墓葬等級等方面也可以看出它們之間的不同地位。玉架山遺址的發掘為我們研究良渚文化的社會組織結構,人口數量,氏族內部和氏族之間的等級關系等都提供了全新的材料和視野。

專家點評:

    張慶捷:這種聚落模式是首次發現,對進一步探研良渚文化的內涵及其早晚演變有很重要意義,對當地氏族關系的研究也有一定意義。
    李季:浙江余杭玉架山史前聚落的發掘,揭示了良渚文化比較完整的一處聚落遺址的面貌,這對于我們一直基本囿于墓葬材料分析良渚文化的社會形態等,確實開拓了一片全新的天地。至于6個相近的環壕所分割的單元如何分析,更是給我們提出了非常有意義的研究課題。何況年代跨度基本涵蓋良渚文化時期,是2011年田野考古的一大亮點。

 

4、內蒙古通遼哈民史前聚落遺址

發掘單位: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科左中旗文物管理所
發掘領隊:吉平

簡介:

    哈民聚落遺址位于大興安嶺東南邊緣,松遼平原西端,科爾沁草原的腹地。遺址總面積10萬余平方米。2010和2011年的發掘,揭露面積達4000多平方米,總共清理房址43座、灰坑38個、墓葬6座、環壕1條。出土陶器、石器、骨器、蚌器和玉器等近千件遺物。
    發現有7座房址屋頂保留著塌落的木質構架痕跡。此外,F40居住面上清理出土了98具人骨,場面觸目驚心。據現場情形分析,這不是正常死亡,這里也不是死亡的第一現場。死亡原因,推測有戰爭、瘟疫、內部沖突、祭祀、自然災害等等。
    哈民聚落遺址的發掘,首次發現這類遺存的原生堆積,東-西方向成排分布的房址,排列整齊,門道朝向統一,外圍挖筑圓形環壕圍護著整個聚落。科爾沁沙地厚厚的風積沙層,很好地覆蓋了史前瞬間的原生狀態,因而各類遺存非常豐富。過火后坍塌的房屋構件,保存相當完整,大批罕見的非正常死亡人骨遺骸,均表明遺址是因遭遇突發事件而廢棄,因此說這是一處凝固了歷史瞬間的稀有場所。
    哈民聚落遺址所揭示的獨特文化面貌,使發掘者認為其可命名為一種新的考古學文化。

專家點評:

    朱泓:哈民遺址是近年來在科爾沁沙地腹心地帶的一項重大考古發現,向世人展示出一種新的考古學文化遺存。幾座保存有房屋木質梁架結構的房址,為今后科學的復原史前房屋的建筑方式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證據。房址中大量人為棄置的先民遺骸,為我們研究該聚落廢棄的原因提供了極好的資料。
    李水城:僅從目前已經發現的部分已相當令人震撼,其中存留遺骸近百人的房屋,其謎底給人以巨大的想象空間。這種以往罕見的文化遺存,也為探討這一區域與紅山文化、小河沿文化,以及東側的韶山文化的關系等提供了重要的資料,是了解北方文化通道的關鍵地點。
    王毅:哈民史前聚落遺址所揭示的遺存內涵及其豐富,遺跡和遺物的規格高。發掘思路及手段有創新,在7座房屋中發現了較完整的房屋頂部木質結構,再現了新石器時代半地穴式房屋的構筑框架情況。97具人骨遺骸,反映了當時復雜的部落生存景象。堪稱中國新石器考古的驚天大發現。

 

 

 

5、四川宜賓石柱地遺址

發掘單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發掘領隊:周科華

簡介:

    石柱地遺址地處金沙江北岸一至五級臺地,遺址分布面積約10萬平米。2010年6月至2011年11月進行了4次考古發掘,共清理新石器、商周、戰國秦漢、明清各時期遺跡800多個,采集了大量土樣、炭樣、動植物標本,出土有大量陶器、銅器、鐵器、石器等。
    石柱地遺址分布面積之大、文化堆積豐富、時代跨度時間較長,在川西南乃至金沙江流域是首次發現。新石器時期文化遺存進一步補充了新石器時代文化在川南地區的資料;商周時期文化遺存的發現填補了川南商周時期考古學文化的空白,對于研究川南金沙江下游新石器至先秦時期的考古學文化及構建四川該時期的文化譜系有著重要的意義。而發現的大批戰國秦漢墓葬,文化內涵豐富,跨度長,墓葬形制多樣,出土器物體現巴蜀文化、石棺葬文化、中原漢文化等多種文化因素,足見該區域為蜀人南遷路線上的重要節點,也更說明該區域正處在文化交匯的漩渦地帶。

專家點評:

    李水城:宜賓在歷史上一直是川南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和重要的交通樞紐。近年來,隨著金沙江下游水庫的修建,為此展開的考古發掘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填補了該地區近5000年的考古學文化空白。
    石柱地遺址發現了從新石器時代晚期、商周、戰國至秦漢以及明清時期的一大批聚落和墓地遺址,這是繼叫化巖遺址以后向家壩水庫淹沒區取得的又一重大考古收獲。考古資料證實,早在史前時期,當地土著族群就在自身文化基礎上汲取了來自成都平原和三峽地區的不同文化因素,并融合形成了具有川南金沙江流域特色的考古學文化,并將這些文化因素繼續沿江向西南地區施加強力的影響。商周秦漢時期,此地相繼出現了巴蜀文化、石棺葬文化和中原漢文化等不同來源的族群文化,顯示出這一重要文化交匯地帶所具有的強大的文化吸附和融合能力。
    作為川南歷史文化重鎮,宜賓從很早就開始與西南的云貴地區乃至東南亞一帶存在密切的茶馬鹽貿易活動,巴蜀與滇緬族群也長期存在著經濟和文化的互動。石柱地遺址的考古發掘成果充分說明了這一點,并以大量的考古實物資料證實,宜賓正處在南方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位置,這里不僅僅是研究蜀人南遷的一個重要落腳點,也是研究我國西南地區乃至南北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地點。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