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年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2015年十大考古發現
  2015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日前在京揭曉。云南江川甘棠箐舊石器遺址,江蘇興化、東臺蔣莊遺址,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圍大型水利工程的調查與發掘,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新石器時代遺存,陜西寶雞周原遺址,湖北大冶銅綠山四方塘遺址墓葬區,江西南昌西漢海昏侯劉賀墓,河南洛陽漢魏洛陽城太極殿遺址,內蒙古多倫遼代貴妃家族墓葬,遼寧“丹東一號”清代沉船(致遠艦)水下考古調查入選。

1、遠古人類生活的完整圖景——云南江川甘棠箐舊石器遺址

發掘單位: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江川縣文物管理所
發掘領隊:劉建輝

簡介:

  特殊的埋藏條件使得我們有幸看到遠古時代的人類活動所留下的各種遺存:石制品、木制品、哺乳動物化石、用火痕跡和植物種子,這些遺存構成了更新世早期人類一個相對完整的生活畫卷。當然,其中最令人驚嘆的莫過于百萬年前有人類加工痕跡的木制品,在世界范圍內也是突破性的發現,為遠古人類曾廣泛使用木制品的設想增添了強有力的實物證據。

  云南江川甘棠箐舊石器遺址是云南省繼元謀人遺址之后發現的又一處重要的早更新世舊石器曠野遺址。遺址地層堆積為湖濱沼澤相沉積,地層堆積連續穩定,化層較厚,文化遺物豐富,是古人類生產、生活的原地埋藏遺址。遺址石器工業面貌原始而獨特,石制品剝片以砸擊法為主,且存在兩種砸擊技法,形成了獨樹一幟的砸擊技術文化體系。遺址保存了豐富的有機質遺物,這在國內外舊石器時代遺址中都及為罕見。其中,木制品的發現不僅填補了該領域國內研究空白,也是目前世界上發現的時代最早的木制品。植物種子化石為研究古人類生存環境提供了素材,其中發現的可供人類食用的植物種類,對研究古人類采集行為和食譜具有重大意義。遺址發現的用火遺跡,似篝火遺存,基本原樣保存,這種型制的用火遺存在我國舊石器早期遺址中也是首次發現。遺址的發現、發掘和研究無疑為東亞地區古人類本地起源的學說提供了新的佐證,再次證明了滇中高原是人類起源的關鍵區域,為舊石器早期文化對比研究提供了非常寶貴的材料,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2、文明擴張的見證——江蘇興化、東臺蔣莊遺址

發掘單位:南京博物院興化博物館東臺博物館
發掘領隊:林留根

簡介:

  山川、河流往往會成為古代文明分布的天然阻隔,因此不難理解在長江以北發現大型良渚遺址的重要性。大型排房、隨葬高等級玉器的墓葬、墓葬中殘缺不全的遺骨和燒骨、以及陶器中對地方文化因素的吸收,都拓展了我們對這一輝煌文明分布范圍及其崛起、擴張的原因和歷程的認識。滾滾長江,流淌著英雄的故事。

  蔣莊遺址位于江蘇省興化、東臺兩市交界處,2011 年10 月至2015 年12 月,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對其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以泰東河為界,遺址分為東西兩區,總面積45 萬平方米。發掘工作主要集中于西區,總共發掘面積3500 平方米,揭露良渚文化墓地一處,發現房址8 座、灰坑110 余座以及水井、灰溝等聚落遺存。出土玉、石、陶、骨器等不同材質遺物近1200 件。蔣莊良渚文化墓地位于聚落東北部,整體呈南北走向。清理墓葬282 座。隨葬玉璧、玉琮的較高等級墓葬主要集中于墓地南部,而“平民墓”主要位于墓地中北部,體現了對應的社會分層現象。墓葬形制均為長方形豎穴土坑,葬式多樣,一次葬與二次葬并行。二次葬分燒骨葬與拾骨葬兩種,隨葬玉琮、玉璧的較高等級墓葬均為二次葬。

  蔣莊遺址發現的重要意義:蔣莊遺址首次在長江以北發現隨葬琮、璧等玉質禮器的高等級良渚文化墓地。突破了以往學術界認為良渚文化分布范圍北不過長江的傳統觀點。蔣莊遺址良渚文化墓地為良渚文化核心區之外發現數量最多的良渚文化墓地。人骨保存情況較好,是良渚文化保存骨骸最為完整豐富的墓地。對研究良渚文化的埋葬習俗、社會組織關系與人種屬性提供了極其寶貴的實物資料。蔣莊遺址地處水網密布的里下河地區,出土的各類陶鼎等主要炊器具有鮮明的自身特點。對于構建江淮地區史前考古學文化譜系、研究良渚文化與本地土著文化以及北方大汶口文化的關系都具有重要意義。墓地中所發現的無首、獨臂、無掌、或首身分離以及隨葬頭顱的現象可能與戰爭或戍邊相關,為良渚文明邊緣區域的聚落、社會形態的研究提供了新材料,從而對研究良渚文明都邑聚三重社會結構、國家形態具有重要意義。

3、5000 年前王國的偉大工程——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圍大型水利工程的調查與發掘

發掘單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杭州余杭良渚遺址管理區管委會山東大學 南京大學
發掘領隊:王寧遠

簡介:

  正如埃及的金字塔那樣,古代的宏大工程往往超乎今人的想象,5000 年前良渚人的這一形式獨特的水利工程顯然也屬于此類。影響范圍上百平方公里、數百萬方土方的勞動量、因地制宜的營建技術和方式,這一當時規模無可比肩的宏偉水利工程,足以改寫中國水利史,也使我們毫不懷疑良渚社會的動員能力和組織力量。循著宮城-王城-外郭城-外圍水利系統的發現順序,對良渚文明的認識和視野也在一次次驚嘆中擴大,“良渚王國”的身影越來越清晰。

  距今5300-4300 年的良渚文明,與古埃及文明同時。2007 年發現了良渚文明的都邑——良渚古城后,新近又確認古城外圍存在一個規模宏大的水利系統,其年代距今約5000年,是迄今所知中國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攔洪水壩系統。該水利系統是良渚古城的有機組成部分。它證實良渚古城由內而外具有宮城、王城、外郭和外圍水利系統的完整都城結構。是世界上已發現的結構保存最完整的早期都城系統。該水利系統位于由11 條人工堤壩連接山谷和孤丘組成。工程浩大,估算其總土方量即達260 萬方。初步推測該系統具有防止山洪、形成水上運輸網絡和農田灌溉等多種功能。良渚的水利系統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將中國水利史的源頭上推到了距今5000年左右。世界各地早期文明的出現,均與治水活動密切相關。良渚古城正是中國境內最早進入國家形態的地點,其水利系統發現的意義不言而喻。同時,世界其他的早期文明中,埃及、兩河流域及印度河流域均為旱作農業文明,以小麥種植為經濟支柱,水利設施多為以灌溉為目的之水渠、水窖、池塘等形態。與之形成對照,良渚文明是東亞濕地稻作文明的典型代表,其水利系統以堤壩形式出現,帶有明顯的防洪調水功能。東西方文明所存在的這種差異性,在世界文明史研究上具有重要價值。

4、構建海南完整的史前文化史——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新石器時代遺存

發掘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海南省博物館
發掘領隊:傅憲國

簡介:

  英墩文化遺存—蓮子灣文化遺存—橋山文化遺存的基本年代框架的建立,使得我們對海南史前時代的認識不再是一片空白。同時,所發現的人類遺骸及其遺物以及大量的水陸生動物遺存,加深了我們對古人在海南熱帶濱海環境生活特點及其與大陸關系的理解,這項發現有開創之功。

  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主要包括海南省萬寧市、陵水黎族自治縣、三亞市東部海岸地帶。2012年3 月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與海南省博物館(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在海南島開展田野考古調查,2012 年12 月至2016 年1 月先后發掘了陵水橋山、蓮子灣以及三亞英墩三處遺址,并在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開展田野考古調查,發現了陵水崗山、走風等30 余處史前遺址。通過田野工作、初步整理與研究,發現了英墩、蓮子灣、橋山三種全新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獲得了豐富的文化及自然遺存,為我們全面地認識其文化面貌與性質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填補了海南史前考古的諸多空白。英墩、蓮子灣、橋山三遺址的地層疊壓關系及文化內涵表明,以英墩、橋山遺址為支點或橋梁,可初步構建起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的編年序列。在英墩遺址發現了英墩遺存早于蓮子灣遺存(即英墩晚期遺存)的地層疊壓關系。而在橋山遺址則存在蓮子灣遺存(即橋山早期)早于橋山遺存的明確的地層證據。如此就首次建立起“英墩文化遺存”→“蓮子灣文化遺存”→“橋山文化遺存”的基本年代框架,為構建海南東南部沿海地區史前考古學文化編年與譜系提供了重要的、關鍵的證據。同時,橋山遺址出土了海南首座史前墓葬,并出土人類遺骸,將為研究海南先民的體質特征、DNA 信息等提供支持。蓮子灣、英墩遺址出土了豐富的海、陸生動物遺存,為了解當時的自然環境及人類生計方式提供了重要資料。

5、古老都邑的新認識——陜西寶雞周原遺址

發掘單位:陜西省考古研究院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發掘領隊:王占奎 雷興山

簡介:

  迄今規模最大的西周單體建筑基址、具有殷移民特色的普通“居址-墓葬區”、隨葬有精美馬車的車馬坑,以及發達的水網系統,這一系列的精彩發現,共同構成了我們對這一西周都邑性聚落人群構成和社會結構的新認識。

  周原新一輪的考古工作,基于對都邑性聚落的理解,在全面調查,重點區域鉆探的基礎上,一方面選定鳳雛建筑群為中心的賀家北區域持續開展工作,管窺整個遺址的聚落結構;另一方面以厘清池渠類“框架性遺跡”為目標,宏觀把握周原的聚落結構和功能分區。遵循這一思路,本輪工作取得了重要發現和收獲:三號建筑基址的發現豐富了鳳雛建筑群的內涵,明確的層位關系,為解決1976 年發掘的甲組建筑的年代、性質等關鍵問題提供了地層參考。院內的立石、鋪石遺存是以往西周遺址中未曾發現的特殊遺跡,可能是西周時期的“社”,對于其用途和性質的解讀也有助于對整個鳳雛建筑群和賀家北區域性質的深入討論。殷遺民屬性的“居址—墓葬區”有助于思考周原遺址的族屬分布與居葬形態。周原遺址水網系統的發現與確認,進一步強化了以往所發現的諸多重要遺跡之間的有機聯系,加深了對周原遺址聚落擴張過程與水源關系的認識,為旨在探尋聚落結構的田野作業提供了一條比較切實可行的途徑。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