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份
2018
2017
2016 年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9
1998
1997
1996
1995
1994
1993
1992
1991
1990
                        前言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章程 歷年十大考古發現名單
 
2016年十大考古發現
  2017年4月12日下午,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寧夏青銅峽鴿子山遺址、貴州貴安新區牛坡洞洞穴遺址、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陜西鳳翔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北京通州漢代路縣故城遺址、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窯址、上海青浦青龍鎮遺址、山西河津固鎮宋金瓷窯址、湖南桂陽桐木嶺礦冶遺址等十個項目當選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1、寧夏青銅峽鴿子山遺址

發掘單位:寧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 青銅峽市文物管理所
項目負責人:彭菲

簡介:

  寧夏鴿子山遺址地處騰格里沙漠東南緣的荒漠中,我國同類型地貌單元大量的文化遺物都是地表采集,很少發現有精確年代的遺址,因而對該地區文化演化特征的判定一直缺少明確的時空框架。鴿子山遺址2014-2016年發掘首次在西北沙漠邊緣地區建立了距今約1.2萬年~5千年,即晚更新世末期-全新世早中期的文化演化序列;在鴿子山遺址發現了原地埋藏的磨盤,磨棒和典型的兩面器與尖狀器,明確了這類具有重要文化特征的遺物的時代屬性;初步浮選與殘留物獲得了一些植物遺存,這對于研究該地區晚更新世末期古人類對植物資源的強化利用,乃至該地區的農業起源都有重要意義;出土了數件直徑不超過2毫米的鴕鳥蛋皮裝飾品,是迄今同時代發現最小的同類型遺物,革新了我們對萬年前人類認知水平和復雜技術能力的認識;數十處結構性火塘及疑似建筑遺跡為研究人類生存模式、生計能力和對氣候適應行為以及居址空間利用提供了重要材料,其中發現的疑似建筑遺跡可能是我國發現的最早同類型遺跡,可能是古人類濱水而居搭建“風籬”的遺存;遺址其中一個文化層處于一個極冷事件——新仙女木期,對于研究人類在這一特殊地理單元對環境極端事件的適應和文化特征具有很高學術價值。


2、貴州貴安新區牛坡洞洞穴遺址

發掘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貴安新區社會事務管理局
項目負責人:陳星燦

簡介:

  牛坡洞遺址位于貴州貴安新區馬場鎮平寨村(原平壩縣)。2012~2016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貴安新區社會事務管理局聯合對遺址進行發掘。目前已發現灰坑7座、用火遺跡10余處、墓葬7座、活動面兩處等。發現了大量地層關系明確的文化遺物,其中,各類型打制石制品近10萬件、骨器約100件、陶片100余片。牛坡洞遺址的發掘和研究,首次在黔中地區建立了從舊石器時代晚期到春秋戰國時期的年代序列,為進一步推動該地區新石器時代考古學研究提供了重要資料。遺址中發現的完整墓葬,填補了貴州地區史前洞穴遺址中不見墓葬的空白,為研究該地區史前人類體質特征提供了重要線索。首次在貴州區域內的以細小打制石制品為主要內涵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中識別出細石器制品,為探索我國西南地區細石器工藝的出現與分布,討論貴州史前人類的生存模式提供新的研究方向。遺址中出土的陶器,特別是復原出的完整陶器,為認識本地區文化面貌,以及與周邊不同區域之間的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信息。牛坡洞遺址的發掘與研究,對于認識貴州地區史前文化特征和內涵,構建該地區史前文化,特別是洞穴遺址考古學文化的基本框架和序列,確立貴州在中國史前文化中的地位,探討整個黔中地區的洞穴遺址、貴州史前史、云貴高原地區的舊新石器時代過渡、史前人類行為模式、人類體質、古代環境及其變遷和人與環境間的互動關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3、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

發掘單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 天門市博物館
項目負責人孟華平

簡介:

  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是長江中游地區發現面積最大、延續時間最長、等級最高的史前聚落群。2014~2016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對該遺址核心區域進行勘探并發掘其中的印信臺、譚家嶺、三房灣等遺址,取得一批新成果。新發現的譚家嶺古城平面大體呈圓角方形,城垣內總面積17萬平方米。其年代不晚于屈家嶺文化早期,是同時期我國發現規模最大的史前城址,也是石家河古城形成的重要基礎。印信臺遺址揭示的人工堆筑的大型臺基、沿臺基邊緣分布的甕棺類遺存、臺基之間填埋大量的排列有序、相互套接的套缸堆積等顯示,這里是石家河文化晚期多次進行祭祀活動的特殊場所,也是長江中游地區發現規模最大的史前祭祀場所。三房灣遺址揭示的陶窯、黃土堆積、黃土坑、洗泥池、蓄水缸以及數以萬計的紅陶杯殘件,具有典型的制陶作坊特征,是一處石家河文化晚期至后石家河文化時期以燒制紅陶杯為主的專業窯場,豐富了石家河古城功能分區的內容。譚家嶺遺址新發現的神人頭像、雙人連體頭像玉玦、虎座雙鷹玉飾、玉牌飾、虎形玉冠飾、玉虎等一批后石家河文化時期的玉器,不僅類型豐富、造型生動,而且技術精湛,其普遍使用的圓雕、透雕、減地陽刻等工藝代表了史前中國玉器加工工藝的最高水平。

4、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

發掘單位:福建博物院 泉州市博物館 永春縣博物館
項目負責人羊澤林

簡介:

  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位于泉州市永春縣介福鄉紫美村西南面當地人稱“苦寨坑”的一座山坡上,與德化三班鎮接壤,海拔高度約674米。窯址分布范圍約1500平方米,于2015年12月發現,2016年1月進行試掘,確定內涵后,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16年11~12月,福建博物院聯合泉州市博物館、永春縣博物館再次對其進行考古發掘,發掘總面積約350平方米。共發現9條龍窯遺跡,均依山而建,沿著山坡向上掏挖洞穴而成,分布密集,上部窯爐疊壓打破下部窯爐,因此,早期窯爐被晚期破壞,為保存晚期窯爐,部分早期遺跡未全部清理出來,僅局部進行解剖。共采集6件炭樣本送北京大學加速器質譜實驗室進行年代測定,為公元前18世紀中期至公元前14世紀末,即相當于中原時期的夏代中期至商代中期。產品主要有罐、尊、壺、缽等,原始青瓷的裝飾技法和紋飾與印紋陶相同,采用刻劃、拍印、戳印、堆貼、鏤空等手法,紋飾有弦紋、菱格紋、方格紋、直條紋、圓圈紋、篦齒紋、凸棱紋等。大部分器物外壁均有紋飾,腹部拍印方格紋、菱紋、直條紋為主,肩部戳印圓圈紋、錐刺紋,并間以弦紋、篦齒紋等。大部分墊餅亦拍印有直條紋,少量方格紋和菱格紋。苦寨坑窯址是我國目前已知燒造最早原始青瓷的窯址,與浙江地區夏商時期的原始青瓷窯址相比,兩者無論是窯業技術,還是產品,均有較大差別,應屬兩個窯業技術系統。因此,苦寨坑窯址對探討我國原始青瓷與印紋硬陶的關系以及瓷器起源有著重要意義。

5、陜西鳳翔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

發掘單位:陜西省考古研究院 中國國家博物館 寶雞市考古研究所 鳳翔縣文物旅游局 鳳翔縣博物館 寶雞先秦陵園博物館
項目負責人田亞岐

簡介:

  位于秦都雍城郊外的雍山血池遺址,面積達470萬平方米。近年隨著持續的考古工作,逐步確認該遺址系首次發現由壇、壝、場、道路、建筑、祭祀坑等各類遺跡組合而成的“畤”文化遺存。這是與古文獻記載吻合、時代最早、規模最大、性質明確、持續時間最長,且功能結構趨于完整的秦漢時期國家大型祭祀遺址。“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中國古代通過皇家祭天禮儀以達到“與天滋潤,強國富民”之祈愿。據古文獻記載,早在春秋戰國時期,秦國先后在雍都郊外置鄜畤、密畤、吳陽上、下四畤,使這里一度成為國家最高等級的祭祀圣地。漢高祖劉邦承秦制,在原四畤基礎上又增設北畤,形成完整的雍五畤祭祀系統,且規定以皇帝親往郊祀雍畤作為當朝最高祭禮。此次考古發現以實際文化內涵印證了秦漢時期國家在這里曾舉行最高祭天禮儀的歷史一幕,填補了既往在雍城遺址布局中唯缺郊外以畤祭天相關遺存的空白。而秦漢時期于此創制的成套畤祭禮儀不僅蘊含著政治理念、哲學思想、地形地貌、傳統規矩和勘與法則,而且對于古代祭祀制度演變也起到了承前啟后的作用。血池遺址不僅系正史記載之佐證,而且成為自東周諸侯國到秦漢大一統國家祭祀活動的最重要物質再現,從“透物見人”的角度,此次考古發掘出的實物資料,對于深化秦漢禮儀制度研究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下一頁

 

版權所有:中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3d直选组三多少钱